折叶笼花生酥

终究我还是离开了

【伞修/架空】风雪送离人

*just小段子。题目随便糊的。

*架空世界观,荣耀大陆。半古代。

*设定该时代魔物爆发,仅少数人迅速掌握除掉它们的方法。这些人被称为猎人,有特殊精神能力元素精神。

*各个地区自发成立组织,技术顶尖的人被称为圣猎者。不属于组织的是散猎。

*只是个脑洞。不会继续吧…。

*ooccccccc【ntm

"阿修!阿修!叶修你醒醒!"狂暴的气流漩涡里有呼声伴着枪响一闪即逝。

他的意识仿佛浮游在一股黑色的洪流中,起起伏伏随波逐流,被越来越多不只是谁的手撕扯着往某个方向下沉,坠落。耳朵里全是哗哗的水声,头顶一明一灭拼命挤进黑色里的光线也越退越远。

"叶修你他妈醒醒!出息呢!在这儿倒下好意思说自己是多重精神能力者?!"飘忽的声音似乎满载焦急与担忧,只是内容比较简单粗暴。

真……唠叨。

感到自己意识的存在的那一刻叶修就开始奋起反抗,几经浮沉终于重新夺回身体的控制权。生死一念间他叶修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沐秋,平时叫我起床也没这么暴躁啊。"勉强张开一条缝的眼睛立刻被狂风吹得生疼。全身疼得像是被绞碎了所有骨头,叶修却依旧语带调侃。

苏沐秋拼了命地往那只庞大的家伙腥臭的嘴里倾泻子弹,仿佛他的元素之力不要钱似的。可他不能停。叶修还被紧紧攥在那玩意儿的爪子里,爪子的主人正一摇三晃地朝远处走,在输出力量强得可怕的弹雨里执着地前进。

"叶修!别死啊我还有事儿——"

轰。

一声压过了风声的爆裂声响彻云霄。苏沐秋一抬头连忙一个飞枪朝后闪避,做助推用的元素弹拍在前方地面上爆开的一团绿光迅速被劈头盖脸淋下来的黑色液体浇灭。

他努力从模糊的视野中辨认着什么,直到看见炸了满天的碎块中一抹熟悉的身形正飞速变大——叶修炸开了禁锢着他的那只手,然后随碎块与血液一起坠落下来。

"你……你也太乱来了!"苏沐秋四肢瞬间爆起绿光,飞速冲过去千钧一发之际接住了叶修,随后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摔折了脖子跟被它啃断了脖子有什么区别?死得更爽吗?"

"这不看你肯定能接住我么。咱俩这默……咳咳……默契。"叶修从他身上艰难地翻下去,脸色苍白,一边咳嗽一边无所谓地笑笑。

"叶修,你听着。"苏沐秋这回没接他的话。他抬头看了眼被刚刚的爆炸掀翻在地疼得嚎叫打滚的大家伙,两手按在叶修肩上难得一脸严肃。

"你是个恶魔,不是人类。嘉世那水深不见底的组织制造了你企图利用你的力量篡权,但被你逃了顺便炸毁了研究所。他们一直在找你,由于你的力量被封禁直到现在才找着。那些魔物也都是嘉世再次研究失败的产物,同时也是为了放出来找你。现在这家伙估计是要把你带回去了——"

"等等等等停停停,沐秋你……想改行当小说家?"

"听着!我没有开玩笑!"苏沐秋知道自己突然说了这么多听起来极其荒谬。但那可是叶修,他相信着会相信他的人。"他们是要把你带回去后提取能力晶核但剔除'叶修'这一人格。所以快逃,不要被他们抓到……"

两人的背后,庞然大物悄无声息地接近,有着死亡颜色的阴影缓缓俯压过去,像漆黑死寂的海面,正倒映出蓄着一场风暴的暗沉天空。

"……解除你身上的禁制的'钥匙',关榕飞托吴雪峰带出来交给了我。我现在就给你解开。"苏沐秋脸色惨白,语速越来越快,"记住,一定要逃走——"

他从怀里夹出一片银色的叶子,按在叶修胸口,看着它立刻消融进皮肤里才终于略略松了口气,露出一个解脱般的笑容。

而一直没能插上话,心里不安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大的叶修,感受到自己体内喷涌而出的庞大力量后终于变了脸色。

"苏沐秋你给我说清楚别他妈整得跟临终遗言一样——"

"本来就是啊。"

"什……?"

"我的元素之力也快用尽啦。你的力量刚被解禁不稳定又无法驾驭,再不采取措施,我们俩可都要死在这里了。"苏沐秋维持着苍白的笑,猛然飞出一掌狠命拍在叶修胸口把他震出十几米开外。

"再见。"

猝不及防的叶修跌出去,下一秒就看见苏沐秋所在的位置被巨大的愤怒黑影吞没。

漫天的雪夹杂着漫天的红。叶修说不出一句话,机械地拖动双腿,深一脚浅一脚踩着七零八落的骸骨朝前走去。

他的目的地处,苏沐秋气息微弱地躺着,没有焦距的双瞳对着叶修的方向,眉宇紧皱,努力保持着仅剩的意识能勉励挣扎出狂暴的黑暗漩涡。

引爆自身的元素精神而以身体封住了怪物的后果是,他不会死亡,但可能永远无法再次苏醒。

"沐秋……你……别死啊。"叶修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挪到苏沐秋身边的,平日懒散的声音不自觉抖得厉害。他徒劳地拼命释放着元素之力,手心一团又一团蓝光不断没入汩汩地淌着黑色液体的伤口,那伤口却毫无愈合的迹象。

"……叶修……封印我。"苏沐秋的眼睛依然望着叶修走来的方向,空洞的瞳孔里倒映着漫天纷飞的红雪和回环的风。他艰难张口,几乎是用气音挤出断断续续的句子。

叶修垂下手,牙关咬得几欲崩裂,却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

——他清楚地知道,目前这种状况下,这么做是唯一的办法。现在不是囿于感情的时候。

稍有不慎,陪葬的将是半壁江山。

"沐秋,忍着点儿。"叶修眼角通红,极力压抑着表情的脸上像暗流涌动着的深海,表面却依旧平静得可怕。

他深吸一口气,抽身疾掠至数米开外,手腕轻抖将千机伞化形为法杖,杖尖直指苏沐秋,在他周身的雪地上画出繁复的六芒星图。

远远地他看到苏沐秋阖上眼。

风声和雪花似乎在那一刻静止下来。叶修甚至能看清苏沐秋睫毛上挂满了红白色的雪粒,又被什么晶亮的东西迅速消融,无声滑下他的脸庞。像两条细弱,却汹涌奔流的红河。

苏沐秋嘴唇微动像是说了句什么。

燃烧着黑炎的巨大锁链从六芒星里腾空而起,交织缠绕着将苏沐秋完全淹没,彼此摩擦着奏出喑哑的死亡哀歌。

叶修终于解读出了他最后的话。

"少年啊别太悲伤,人生的路还有很长。"

憋了很久的眼泪还是没忍住,将脸上故作镇定的表情冲刷得溃不成军。叶修狠狠抹了把眼角,转身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好像要甩开悲伤的纠缠。

沐秋,给哥等着,下一次,换我带你回家。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