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叶笼花生酥

终究我还是离开了

【周乐】小公主养成计划(3)

3.

"后来呢后来呢?在一起没?"

下午放学后的篮球场边,杜明吴启从场上满头大汗的下来一左一右坐在周泽楷旁边,听休息中的当事人——旁边的江波涛讲那过去的故事。

周泽楷一脸生无可恋,目光极其羡慕地盯着篮球场上运球如飞的孙翔吕泊远,只恨自己为什么要休息。

"后来……"

后来因为那盆植物,周泽楷和张佳乐的接触次数无可避免地从零到有再到正无穷,两个人也从只在别人口中的校园传说里被拿来比较的关系变成了朋友。

虽然他俩老是见面引发了一些人的调侃——比如六一班的叶修,但他们最终也止步于朋友。

因为很快张佳乐就毕业了。直到最后一天不善言辞的周泽楷都没有说出心声。

初中周泽楷跟张佳乐不同校,联系变为零的同时这段过于早熟的小屁孩年少不懂事时的萌动也随之这么慢慢淡了下去,他也没有刻意弥补。导致他上了高中都一年了才得知他们俩在同一所学校。

简直如同轮回一般。久别重逢又是以一盆花的牺牲为代价。

……好像比小学时候摔得更惨啊这盆花。周泽楷有些沮丧。肯定不能像上回那样每天浇浇水就能放生了。

"竟然没有告白。"来自杜明。

"班长——哦不队长我对你太失望了。"来自吴启。高二分了班后他们不在同一个班,但依然是校篮球队里相亲相爱的好伙伴。

"小周你不行啊,小孩子应该更大胆才对啊?"这是带着女朋友来给他们加油鼓劲的体育部部长方明华。

"副队你提了那么多次叶修,是不是喜欢他啊?"这是偶然接受到周泽楷的眼神并且成功理解错误,立马跑过来加入听八卦的行列然后重点跑偏了的孙翔。

"嗯?谁来解释一下刚刚发生了什么?你们在讲小周和张佳乐学长不得不说的故事?"刚从场上下来的吕泊远一边擦着汗一边走过来,目光落在众人背后,脚步立刻僵住了。

"……张佳乐学长,路过啊?你好你好。"吕泊远后退了一步,又哈哈干笑了两声后,立马转头脚底抹油溜回场上。

"……哦,我们也去打篮球了,队长再见。"

其余人跟着一溜跑远。

周泽楷脊背发凉,僵硬地以慢动作扭过头。队友们的后四个字听在耳朵里总有种对遗体告别的感觉。

"周泽楷。"背后隔着铁丝网的张佳乐一脸笑容,"绝交。"

说完这句话他就走了。

就走了。

走了。

了。

……说好的花养死再绝交呢。

周泽楷受到了成吨的伤害。

一旁远远站着观察情况的江波涛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先别忙着伤心,我刚刚看到张佳乐学长耳根红了。"

周泽楷无意识地点点头。

"小周,你现在还喜欢他吗?"江波涛看看他的表情,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啊?我…"周泽楷吓了一跳,刚开口蹦出一个字声音就犹豫着低了下来。"……没想过。"

"还是你觉得这是黑历史,需要从记忆里抹杀那种?"江波涛紧跟着又抛出一个问题。

"没。"周泽楷这一次回答得异常快。回答完自己也愣了愣。

"……我就不说什么了。"江波涛站起来,意味不明地笑笑。"我先走了小周,叶会长约我去他家商量下周学生会组织的跳蚤市场的事。"

周泽楷心情复杂地点点头,目送着江副会长的身影走向篮球场边懒洋洋靠在一棵树旁、嘴里叼着根棒棒糖的叶修,然后跟他一起离开。

……总之,先把那盆花养好再说吧。

周泽楷也站起来,一手拎起书包甩上肩膀,然后小心翼翼地弯腰抱起了那个装着盆伤残病号的大袋子。手上认真轻柔的动作足以把全程偷看他并且脑补着自己就是他手中的袋子的女孩子们苏倒一片。

"队长加油——"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鬼哭狼嚎一样莫名其妙的加油声。

周泽楷一个踉跄回过头去,看到不知被方明华科普了什么的那群队友个个笑得不怀好意,方明华还朝这边比了个大拇指。

"……"

周泽楷加快脚步迅速离开了篮球场。

回到家放下书包后,周泽楷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棵植物破碎的御座给换掉。

把断茎的植物小心翼翼从旧的花盆里刨出来,移栽到一个放学路上顺手买了的新花盆里后,周泽楷手握园艺剪在断口处比划几下,不太敢贸然下剪。

万一剪坏了不真得绝交了。

周泽楷拧眉盯了那道伤口好一会儿。拿着园艺剪的两刃把断口仅剩的一丝柔软的外皮夹在中间张张合合老半天,他还是决定先查查资料再剪。

毕竟张佳乐管这植物叫什么来着……小公主?听名字就是一娇弱的小姑娘。

正这时客厅里有手机铃声丁零当啷响起来,伴随着周妈妈的呼唤:"泽楷,你手机响了——"

周泽楷手一滑咔嚓一声,被动地扯断了那点儿藕断丝连的皮。

他平时的手机铃声不是这个。除非是专属铃声——嗯?!

半截断茎可怜兮兮地应声而落,敲在木地板上,砸得满身绿叶抖了几抖。周泽楷愣了半晌,才回魂一般匆匆跑进客厅。

接起电话时他看了一眼屏幕,果然显示着"张佳乐"三个字,于是心里的错愕又转化成了一点儿小激动和小紧张。

属于这个号码的专属铃声已经三年多没响过了。虽然曾经响的次数也不多。

"……喂?周泽楷吗?"

电话那边率先传出张佳乐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嗯。"

周泽楷憋了一肚子兴奋又表达不出来,只好绕着茶几走来走去。

"……呃。我想了想,小公主折成那样……"电话那头声音犹犹豫豫。

"嗯?"周泽楷心一沉。估计活不了了?那不是真要绝交的节奏?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伴随着轻微的呼吸声。仿佛掠过的白鸟掉落一片轻羽擦过水面,无可阻挡地溺进弱水中一般溺进周泽楷耳朵里。

"……没事儿,你把伤口包扎好养养还是能活的。"张佳乐语速加快,说完莫名其妙抽了口气,像被自己吓到了一样。

周泽楷手指无意识地用力扣紧手机,像要让它尽可能离耳朵最近。

他垂下眼弯起嘴角。头顶灯光被睫毛分割得支离破碎,落在眼睑下铺出一片细小的星火,看上去暖意融融,暖得让那一小片皮肤微微发烫。

"嗯,知道了。"

电话挂断后周泽楷嘴角仍然控制不住地上翘,看什么都平添一份新奇美好的感觉。

虽然这通电话最后还是以张佳乐重新变得恶声恶气的话结束("记住啊周泽楷!班里小公主可是我们全班人的掌上明珠!养死了要你好看!"),但他已经自动过滤了这点无关大局的不和谐音符。

周泽楷放下手机,乐不可支地转头,满怀希望地看着阳台上的小公主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扶着额头蹲了下去。

夭寿啊,茎已经被他剪断了。

……你这磨人的小公主。

tbc.

可能五章完结吧.不是长篇(。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