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叶笼花生酥

终究我还是离开了

【周乐】小公主养成计划(2)

*早熟小学生注意.

*小学的乐乐雌雄莫辩(啥)注意.

*微叶江注意.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

*坑.注意.

2.

小学时候的周泽楷还没有现在这么帅。

但比现在萌。

于是顶着这张帅萌帅萌的脸的周泽楷,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被民间八卦组织评为班草兼校草,身边理所当然桃花不断。男生女生在小学都还处于性别意识模糊的年纪,因而周泽楷身边不论男生女生不是对他殷勤过头就是对他横眉相向——横眉相向主要是部分男生。小小的周泽楷长时间处于两个极端的拉扯下,身边真正的朋友少的可怜,久而久之腼腆内向的性格就更腼腆了,几乎不和人交流。更遑论看着哪个一脸殷勤的女孩子能对她产生好感了。

——所以这也是碰到以寻常态度对待他的学姐之后能迅速一见钟情的部分原因?多年后的周泽楷深沉思索着。

镜头拉回小学。

却说也是在一个秋高气爽学生恨之入骨的上学日清晨——

五年级的已经当了五年班草两年校草的周泽楷小同学邂逅了他的初恋。

周泽楷一反常态一个人背着书包勾着头匆匆走在上学的路上,脚步不动声色迈得飞快企图甩开身后的女生。

今天早晨江波涛不跟他一起走,说是跟一个读六年级的学长约好带他绕远路去吃某家小吃店的特色早点。周泽楷是想跟过去的,他宁愿绕远路也不愿意被女生追杀。

结果还没回过神自己竟然一个人按原路走了。周泽楷郁闷地想。一定是被那个叶学长笑呵呵地说了什么给忽悠了。

周泽楷满腹委屈,步子迈得飞快跟赶着去投胎似的。眼看学校教学楼上那座大钟的指针即将迈出最后一小步——

他匆匆转过走廊拐角,然后砰地一声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伴随着啪嗒一声什么东西破裂的声响。

转角,遇到爱。

周泽楷眼冒金星后退几步,脑子里莫名其妙想起了一个小女生写给自己的情书里的句子。

还没等他回神一把清亮偏中性的嗓音就响了起来。带着点怒气:"这位同学,走路不看路的吗?"

"……对不起。"周泽楷慌忙抬头,眼前是一个比他高一点的纤细少女,皮肤白皙,扎着小辫儿,在阳光下透出些许深红的发尾绕成一个弯儿乖巧地盘在胸前,色泽偏浅的眸子里情绪一览无余——此时里面盛满心疼和愤怒的混合体。

"……嗯?"少女——也许是学姐——突然停了下来,微微弯腰凑近了周泽楷的脸,眯起眼睛上上下下仔细打量。

神情好像猫啊。周泽楷呆站着,被陌生女孩子这突然靠近的举动弄得脸红起来,下意识就往后躲。

完蛋,又是那类女孩子吗?!周泽楷在心里迅速拉响了警报。

"总觉得你有点儿眼熟……"学姐看看他的举动不满地皱了皱眉,直起身子。"……算了这不是重点。"

她自顾自地蹲下收拾残局,没有再理睬周泽楷。嘴里碎碎念叨着什么。

周泽楷这才看出被他撞坏的是一盆花,小小的绿色植物缩颈坍肩在褐红的土壤里蜷成一团,惹人疼惜。学姐的手指灵活地绕过弯折的嫩茎,拇指一滑将它捋直,白皙纤细的手指轻柔地抚过嫩绿的叶子惹得它一颤一颤——周泽楷内心也跟着颤了颤,感觉那手指仿佛揉在他心里。

他忘了自己已经快要迟到,不知所措地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见学姐完全没有理他的意思这才犹犹豫豫上前蹲下。

"……对不起。"

学姐吓了一跳,偏头看了看他:"你怎么还没走?要迟到了。"

"花……"

"没事儿没事儿不怪你,是我倒霉,这都第三次了……哎哟。"学姐一脸悲愤还没说完就哎哟一声,举起一根被碎瓷片划了一道口子的手指。

"这下有理由迟到了。"周泽楷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清秀的女孩子大大咧咧甩甩手在地上抹掉溢出来的血,抱着残破的东西站起来。"同学你还不走啊?我可要去医务室了?"

"学姐……我帮你养?"

"……"已经转过身踏出一步的人又飞快地转过来,扬起眉毛一脸吃惊。"你说啥?"

"学姐,我帮你养好花?"周泽楷也站起身,指了指对方怀里的东西,有些腼腆地笑。"赔罪。"

"……"然后他就看着眼前的人僵住了,表情步入尴尬与愤怒和忍耐的纠结状态,仿佛刚不小心生吞了一只苍蝇。

"……学姐?"周泽楷小心翼翼。

"我靠!我是男的!!"

"……"

大课间的时候周泽楷郁闷地趴在桌子上用指头戳那盆小植物的叶子。江波涛在一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小周你……也太不走心了,难怪张佳乐学长会生气,哈哈哈!"江波涛气还没喘匀,话说得断断续续。"你都听说过,还认不出来啊?"

全校闻名的张佳乐学长——成绩优异,回回考试仅次于同年级的叶修学长;运动拿手,运动会所报项目名次每回都屈居于韩文清学长之下;唱歌好听,合唱比赛领导班里拿了第二;长得好看,只是比不过周泽楷……。

周泽楷默然摇头,脸上情不自禁多了一点惋惜。"没。"

八卦之类的他从来没了解过。要不是有人缘极好的江波涛每天给他说一些趣闻轶事,周泽楷的消息闭塞程度堪比珠穆朗玛峰上的雪莲花。

所以他是听说过关于张佳乐的传闻的,但没见过真人,竟然忘记了张佳乐个人标志一样的小辫子,还闹了这么一出笑话。

……可怜自己心里那点蠢蠢欲动的小苗刚发芽就被现实无情地扼杀了。啊,学长,你为什么是男的。

周泽楷在心里一咏三叹,又伸出手戳了戳那盆绿色。

早上张佳乐一脸怒气把东西往他怀里一塞,说了声"养好了送到六二班找张佳乐"就走了。深红的小辫子在脑后生气地左摇右晃,直戳周泽楷的萌点。当时他满心惊讶没有注意到,现在想想,就算是学长……也蛮可爱的。

"小周?小周?回神回神——你脸红了哦。"江波涛的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开。

周泽楷吓了一跳,愕然抬手搓了搓脸。

"诶诶,你不会是对张佳乐学长一见钟情了吧?"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表情从愕然变成了惊恐。"男的。"

"但是这反应啊——"江波涛拖长了声音,笑得一脸了然。"男的又怎么,我也蛮喜欢叶修学长的啊。"

周泽楷只觉得一阵眩晕。

啊,小小年纪被青梅竹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了呢。

课桌一角的那盆植物依旧有些萎靡不振,但小小的叶子已经颤巍巍地立了起来,舒展着身体,像他内心新生的某种情绪。

tbc.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