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叶笼花生酥

终究我还是离开了

【韩乐】机器人paro

*起名废干脆不给小段子起名.高中英语某课文机器人paro(什么鬼).

*原课文大概就是一丈夫将公司研发的机器人交给他妻子实验三个星期结果妻子和机器人相爱了。当然这里没有ntr(ntm

*ooc.

"……老韩?"

张佳乐恍惚间看清了近在咫尺的脸,随后意识到自己正半靠在韩文清的臂弯里。后者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只是眼神里不知何时起经常会出现的炽热此时明显得让他不安。

原本就晕得七荤八素的张佳乐顿时又一阵头晕。离得这么近他几乎无法思考,只好学鸵鸟闭着眼逃避现实。

他感觉自己快被蒸熟了,脑子里仿佛塞了半个滚烫的撒哈拉沙漠,里头还摊着条热得脱水的濒死的鱼。过了好久他才缓慢地再次睁开眼睛,外表看似冷静了下来,睫毛上沉重的水滴一颗颗从尖儿上坠下去也没有一丝颤抖。而内心却第不知道多少次尖叫着恶狠狠对着自家弟弟骂娘。

(张新杰都TM是你的错,干什么非要让我来进行AI实验找什么BUG,就是欺负你哥宠你!)

在心里炸完他又有点儿泄气。

……现在这BUG可大了去了。


没错,韩文清是个机器人。

据张佳乐他弟张新杰说,他是霸图新研发的高度智能自主学习式机器人,只此一台,独家专属。现在进行到了实验阶段,由于研究的高度保密性,需要符合条件的员工家属做出伟大牺牲。于是张佳乐这个生活近乎不能自理的宅男哥哥就被选中了。

"哥,别怕,他能把你照顾得非常好。甚至起起到保镖作用。"张新杰手拖行李箱表情淡定。为了实验的准确性他被要求暂时搬出和张佳乐同住的家,到同事肖时钦家借住三个月。

"我抗议……我能照顾好自己,我也不需要保镖。"张佳乐瘫在沙发上一脸的生无可恋,全然忘了自己没有弟弟在就只能靠泡面度日的厨房终结者设定。经过张新杰多天的软磨硬泡——张新杰称之为思想工作——他已经过了反抗得最激烈的时期,这个时候也只是哼哼两声,声音小得蚊子都听不见。"毕竟是机器人啊……"

"放心吧,和正常人一模一样的。"张新杰做出要走的姿势。"不论是外在还是内里,几大系统一样不落,血液也是人造血,红的。"

"但是……"

"没什么意见我就先走了,他下午过来。"张新杰装作没听到他的话。他走到门口,又回过头。

"哦,对了,他叫韩文清。"

"韩文清……"张佳乐念着这个名字,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脑子里自动勾勒出一个温文尔雅清秀文静冲他微微一笑的青年。

这样似乎还可以接受。

没想到简直大错特错。一个半月后的张佳乐悲愤地想。从韩文清进门那天,张佳乐看到孤身前来的韩文清差点没吓跪、以为自己的温文尔雅好保姆被眼前的黑社会给绑票了导致韩文清的脸直接黑了一层那时起,张佳乐就一直处于如履薄冰提心吊胆生怕韩大爷一个不爽把他杀人灭口的状态。虽然韩文清并无恶意。

再害怕这三个月也是要过的。就这样一路鸡飞狗跳(张佳乐单方面)地相处下来,张佳乐却懊恼地发现——他似乎,对韩文清,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的,感觉。

韩文清虽然长得霸气侧漏如犯罪分子,但是会做饭,还很好吃。会收拾家务,简直是宅男张佳乐的福音。

韩文清跟他一起出去散步,虽然方圆几米没人接近,但是经常把张佳乐追得满街跑的那条大狗再也没出现过。

韩文清在张佳乐作死淋雨生病时照顾他,虽然脸色黑如锅底把张佳乐吓褪半层皮,但照料却极其细心周到。

韩文清偶尔也会笑,有一种张佳乐极其羡慕的充满硬汉风的温柔。

有一次张佳乐跟韩文清闹矛盾,气不过又不敢吼他,就自个儿跑出了家门。溜达到一条窄巷里的时候差点儿被劫财劫色,韩文清开着定位一路冲过去把那人打趴,从天而降的背影有如张佳乐心中强大的神祗——高达。

要死,是不是真栽了。偏偏对方还是个机械人。

活了二十多年还没谈过恋爱的张佳乐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这个危机,当天晚上正在冲热水澡的他就严肃地思考起了这件事。太过专注的结果是他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还没想清楚就发生了眼下这种状况。

他摔倒了。

还摔晕了。

醒来就在韩文清怀里了。

他妈的。

幸运值一向低到令人发指的张佳乐欲哭无泪。

热气升腾,热水还在不断从花洒中喷泻出来,水流噼噼啪啪拍在浴室地面的瓷砖上又溅起来,带着降了不少的温度往张佳乐赤裸的皮肤上贴,撩得他一阵哆嗦,被热浪侵蚀得晕晕乎乎的意识顿时清醒了不少。

"张佳乐。"听不出感情的低沉男声几乎贴着他的脸响起。张佳乐一个激灵朝后仰去,动作猛了些,完全忘了韩文清的手臂还环在他身后。自家机器人的手臂纹丝不动,倒是张佳乐自己的后背被磕得有点儿发疼。

韩文清维持着蹲身环抱的姿势,继续他的话:"你晕倒了,初步判定是浴室气温过高,水汽饱和度较大。为了避免有隐藏伤口,我需要对你的身体进行检查。"

"啊?不不用了!我没事!……谢了啊老韩。"张佳乐本来就热得通红的脸更红了。韩文清的脸离他很近,带着磁性的男声震得他心里发慌。见鬼。张佳乐愤愤地想。怎么感觉韩文清甚至呼出了热气呢。他明明只是个机器人。

"不行。"韩文清却拒绝了他,弯身将另一只手从张佳乐腿弯下穿过,轻轻松松以公主抱的姿势把他抱离地面,动作无比流畅自然,脸上依旧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不会允许你受伤的。"

"你……"张佳乐仰头盯着韩文清的——原本应该是——毫无感情的双眼,咽下了要说的话。他垂头自嘲地撇了撇嘴。刚才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韩文清说了句情话。

总是这样。

他干脆把脸埋进韩文清怀里,放弃了抗议。这话一定又是遵守那见鬼的机器人三大定律的结果——指着机器人有感情?他还不如期待一下自己的感情能乖乖冷却凝固然后被他团吧团吧扔到异次元。可现实就是如此。他老是喜欢上一些根本无法在一起的人。比如saber。比如三日月宗近。比如机器人韩文清。

啊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总之,张佳乐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感受着韩文清胸膛的温暖和令人安心的紧抱,忧郁地闭着眼动了几下,鼻间的热气把对方衬衫前的一小片捂得湿热。反正怎么做机器人也没反应,不如趁机占便宜。他无耻地想,又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沦落到占机器人便宜的时候了。只好在心里哀叹自己活该要么一辈子宅男要么一辈子单身。

"……"韩文清突然停步,顿在了卧室门前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

"嗯?"张佳乐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却被他的眼神吓得一抖。

韩文清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面无表情踹开门——因为腾不出手——走了进去,把张佳乐放在床上。

他不知道从哪里扯出来一条浴巾,拿着它就要给张佳乐擦水。

"哎哎!我来我来!我自己来就好!不用麻烦你了!"张佳乐差点弹起来,一把抓过浴巾就往自己头上一遮。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对着韩文清坦诚相对了这么久。张佳乐擦着头发把脸埋在毛巾里恨不能永远不出来。"老韩我真没事你先——"

"不行。"浴巾被韩文清强硬地扯走。张佳乐两手张着定在那里,愣愣地看着韩文清拿着毛巾把他放倒在床上。

再这样下去,就真的瞒不住了。张佳乐心里一片死灰。韩文清不是傻子。相反,他是个高度智能,并且能自主学习充实自己数据库的机器人。如果自己擦枪走火,那么韩文清一定明白是怎么回事。

天啊杀了他吧。

张佳乐吸了吸鼻子,咬紧了下唇。

"韩文清我不想下强制命令你懂吗。"

韩文清充耳不闻,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

"你再这样我可真下了。"张佳乐闭了闭眼,努力无视身体因为对方动作产生的某些糟糕的感觉,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韩文清手上的动作终于顿了顿。他看向张佳乐的脸,挑了挑眉。

"……你害怕。"不是问句。

"我k……我没有!"张佳乐气急败坏,"我害怕什么!"

"你抵触自己的感情。"韩文清平静地说。"因为我是个机器人?"

"我……"张佳乐脑袋嗡的一声炸了。满脑子都是糟糕被看穿了。只能直直瞪着韩文清哑口无言。半天才自暴自弃地挤出一句话。"那又怎么样……反正你也不会回应我。不是吗?"

等了半天没有回答。张佳乐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用在了抵抗敏感的身体所带来的微妙感觉上。可越是这样那感觉就越清晰。他几乎觉得他的意识像一片沉寂的深黑海面,然而一双手缓慢而强硬地在水面上拂开阵阵涟漪,所过之处留下燃烧着红色火焰的轨迹。

"韩文清你——唔!"

有谁能做到赤身裸体被自己喜欢的人不停触碰超过十分钟还没擦枪走火?

况且命根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握在了手里。

起码战斗力只有5并且只跟自己右手做过炮友的处男张佳乐不能。

于是他还没来得及挣扎就缴械投降了。

大口大口喘气的同时,被生理性泪水模糊的眼里映出韩文清俯压下来的影子。

"张佳乐,没人告诉过你?我跟正常的成年男性是一样的。"张佳乐满脸潮红两手拼命推搡对方的胸膛,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意识沉沦之前他最后听到韩文清俯在他耳边这么说。"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我也是会有反应的。"

end.

以下省略三千字。

不会写h求放过(。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