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叶笼花生酥

终究我还是离开了

[全职高手/账号卡]花落不留行

花落不留行

只是存文,完结前不打tag。
全职高手账号卡同人。
*落花狼藉x百花缭乱
*王不留行x百花缭乱[?
*账号卡设定跟主人性格不相似。王不留行不正经预警[.]其他私设一堆,BUG成群。
*有生之年完结

—[大概是]上篇—

“我是落花狼藉。”

硝烟卷着最后的血光弥散入天幕。周围是尸体堆叠出来的安宁。结束了战斗的百花缭乱倒在地上就不想起来,他感到master已经停止了操作,于是干脆躺在地上闭起眼睛。

这时一道低沉的声线却落入耳中。

他睁开眼睛。刚刚一剑将自己劈倒的狂剑士把重剑扛在肩上,血污也遮不住的锐利目光直视自己,嘴角勾出一抹笑意。

“百花缭乱。”西部荒野独有的凄异风声呜咽着回环在耳边。风声里百花缭乱听到双方的master也在交流。他挺身坐起来,抹了一把几乎流进眼里的血,回给对方一个灿烂的笑。“哥们儿技术不错啊。差点儿被你弄死。”

重剑从落花狼藉肩膀上利落地翻下,剑刃朝下插进土里。狂剑士朝百花缭乱伸出一只手:“以后就是组合了,多指教。”

百花缭乱看着落花狼藉。耳畔尖啸的风声似乎在逐渐变大,贴着耳膜滑过,留下一阵阵细小的疼痛。气流带上了眩目的赤色与黑色割裂着视野。眼前人的身影也像被风撕扯着似的,一会儿清楚一会儿模糊。

他意识到了什么,却依然微笑着将手递过去,嵌入落花狼藉的掌心。

“好啊。”

风扬起大片的色彩,一瞬间将落花狼藉的身影冲散成纷扬漫天的花瓣。眼前的肃杀战场熔化成一滩糅在一起的色块,然后随光线的黯淡而逐渐消失,归为一片黑暗。

百花缭乱从梦中惊醒。他没有睁眼。只是用力握了握那只在梦境里嵌进对方手掌的手,牙齿不自觉将下唇咬得惨白。

又做梦了。

——这是与落花狼藉分开的两年里,做的关于他的第几个梦呢。

—————————————————————————

白天他刚随master张佳乐一起在总决赛的舞台上拼搏。张佳乐拼尽全力试图将百花式打法演绎得完美无缺,可百花缭乱却很清楚,没有落花狼藉,这种打法始终存在着漏洞。
就算如此他也咬紧牙关在战场上驰骋。戴上护目镜束起长发将战场纳入疯狂的光影之中,直至弹药挥洒殆尽,然后瞪着面前的王不留行不甘心地倒下。“荣耀”升起的一刹那,隔着护目镜的镜片他忽然就看不清那两个字了,眼里无法抑制地蒙上了一层苦涩的液体,模糊了眼前的一切。

屏幕外的键盘敲击声停止了。百花缭乱没力气回头,只听到拳头砸在键盘上的重重响声和一声极力压抑着的呜咽。

“Master…”百花缭乱心一沉。

这段时间只有他知道张佳乐有多疯。超量完成日常训练,写了满满几大本战术分析,没日没夜地摸索着百花式打法的改进与完善,以至于有时候累到趴在桌子上就直接睡过去。而百花缭乱陪着他征战沙场。硝烟尘粒磨痛皮肤,耳中灌满了爆裂声。他抬手射出一发又一发子弹,摧毁一个又一个目标,却始终无法摧毁心里沉甸甸的钝痛。
有时还处在训练之中操作却忽然停止了。百花缭乱在战场上肃然而立,回头透过切换了视角的光屏只能看到一撮酒红色的头发翘在屏幕下方。他走过去,看到的往往是张佳乐不甚安稳的睡脸。

“Master.”某次休息时百花缭乱犹豫地开口,看着对着他的技能树认真思考不时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的张佳乐。

“嗯?”张佳乐看他。

“你可以……不用这么累的。落花……孙哲平走后没有了繁花血景,战术安排出现漏洞,战队成绩受影响是在所难免的。没人会指责你的。他也一定很担心你——”

“缭乱。”张佳乐轻声打断他的话。

“啊?是!”

“你想落花狼藉吗?”

“……嗯。”

“没跟他一起拿冠军,遗憾吗?”

“嗯。”

“想连他的份一起努力,站上冠军奖台吗?”

“嗯!”

张佳乐轻笑起来,笑容带着点回忆撩起的苦涩,眼角眉梢却都写着坚定。他伸出右手虚握成拳,用指关节轻轻抵上屏幕,像是在做一个碰拳的动作。

“我跟你是一样的心情。”他笑着说,“所以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

百花缭乱静静地望着他的master,心里是难以言喻的小小激动。他也伸出手,与张佳乐的拳头隔着屏幕相抵,好像在进行一个庄严的契约。

“一起努力吧。”百花缭乱笑起来,眼里隐隐浮出一丝狡黠。“等拿了冠军,看我不嘲笑死落花狼藉那家伙。”

而他们却又与冠军失之交臂了啊。

百花缭乱想说些什么安慰张佳乐,却发现自己同样说不出一句话,鼻尖酸涩无比。

“哟,这是谁家的小姑娘输得哭成这样?”

听到那把熟悉的清朗声线带着调侃意味在面前响起,百花缭乱不顾眼前还是一片模糊,朝声源处狠狠瞪过去:“滚!谁他妈的是小姑娘?”

王不留行走过来,随手一挥。百花缭乱眼前顿时一片清明。

“还是这样顺眼。”魔道学者欣赏着自己的成果。

“走开,我不想看到你。”百花缭乱说话还带着点嗡嗡的鼻音。他坐起来,将护目镜移开露出红通通的眼眶,眼里的泪却不见了。

“喂喂,帮你擦了泪就这么感谢我?”王不留行语带调侃低头看他。

“是谁抢了我两次冠军?!”还在气头上的百花缭乱跳起来转身就走,身影逐渐淡化成碎片状的数据,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王不留行对着他消失的方向无奈地摇了摇头。

“走了,留行。”恰巧这时王杰希叫他。王不留行回过头,看到自家master神色疲惫,但眼底却是掩藏不住的喜悦。他也情不自禁地扬起嘴角,想起百花缭乱又把笑容化成一声叹息。

在荣耀这个战场上,握紧王者之剑的人身后总是血流成河。

百花缭乱回到账号卡里,那个安静并且无比孤独的空间。他不敢去想master现在会是怎样的精神状态,更不敢想象再见到他时他会是什么样子。

百花缭乱只是忽然想起了自己从前的搭档。落花狼藉如果听到了失败的消息,会不会难过呢。

——我还能不能在未来的某天与他站在同一个赛场上呢。

他感觉眼眶又一阵泛酸,于是泄愤一般粗暴地扯过一堆数据,将它们捏成一床棉被裹住自己,沉沉睡去。

—————————————————————————

而现在他从梦里醒来,想想白天发生的一切,恍若隔世。

百花缭乱揉揉眼。一道光芒开始在黑暗中蔓延生长,分裂成无数细小枝蔓彼此缠绕着拔地而起,交织成一扇嵌满花纹的门。

荣耀。

Master在叫他了。

他伸出手轻轻触碰那扇门,被生长的光芒温柔地拥裹,然后消失在光里。

“Master早上好。”百花缭乱换上一个微笑,向张佳乐打招呼。“要开始今天的训练了吗?”

“早上好。”屏幕另一端的张佳乐神色平静眼睫低垂,动了动嘴唇却扯不出一个笑。

“Master,怎么了?”百花缭乱敏锐地察觉到张佳乐声线的一丝颤抖。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在心底激出几丝不安。

张佳乐抬起一直低垂着的眼睛,眸子里满是疲惫和茫然,让百花缭乱一阵心悸,仿佛眼前这个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们……要说再见了。”

再……见?

“Master...?”百花缭乱只感觉像被一颗爆缩式砸中,各种数据乱码在心里轰地炸开,散落一地写着“信息无法识别”的碎片。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面对那个呼之欲出的真相不敢伸出颤抖的手将它拾起。

“对不起啊。我决定退役了。”张佳乐看着他惊讶的神色,嘴唇紧抿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脱力一般靠上椅背。

“我累了。”

两人就这么隔着屏幕对视着,过了好久都未发一语。

百花缭乱脑子里像在播放一盘坏掉的老式默片,各种泛黄的画面不停地快速切换着。从他睁开眼睛的第一刻看到的那张写满了希望的稚气未脱的脸,到他在master指挥下在荣耀大陆上纵情驰骋时眼前壮丽无匹的景色,再到混乱的战斗中被看到后仰望着的那方逐渐变成灰白的天空,再到狂剑朝他伸出手,大片花瓣在视野里翻飞,一瞬又切换到总决赛舞台上的血流成河,暗红的液体裹着灰尘劈头盖脸砸过来,湮灭了一切光线。

就像现在光线昏暗的训练室一样。空气仿佛都凝成了固体,不会流动的死寂。

他胡思乱想着,没有注意到一夜失眠的张佳乐已不小心沉沉睡去。


王不留行发现百花缭乱的时候,他看起来像要把自己埋进花里。一身本来就跟花似的装备和花海混在一起,伪装效果一等一的好。

“这是在洗花瓣浴呢?”他一乐,不动声色一直走到百花缭乱旁边才突然开口。然后不出意外地看到趴在那里的人身子一抖。

“又是你。”百花缭乱没抬头,声音埋在花里有点发闷。“你就不能让我一个人伤感一会儿?”

“没办法,谁让我眼力好,随便路过一下就能看见你。”王不留行坐下来,随手将灭绝星辰放在一边,揪着个花漫不经心地蹂躏花瓣。

“继承了主人的大眼睛?”百花缭乱一动不动,有气无力地回着话。

“啧,再调侃我master我跟你急啊。说了多少次了。”王不留行半认真地拽下一把花拢成一束,不轻不重地敲了敲百花缭乱的后脑勺,蹭上去一堆花瓣。

这一次却没有回音。王不留行觉着不对,于是拍拍他的背。“缭乱,你不是吧,还在气没夺冠?虽然你上次气了我一整个赛季一直到夜雨声烦那家伙把我给弄死,但这都第二次了还没成熟啊……”

“留行。”百花缭乱忽然翻了个身改成仰躺着,出声打断了王不留行的话,“Master...要退役了。”

王不留行听了这话不由一愣,花了一会儿工夫才消化下惊讶之情。

退役无论之于谁都是个沉重的话题。他看着直直望天的百花缭乱,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

“我啊,有时还会想起之前的master。”王不留行两手放在脑后往地上一倒,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百花缭乱一惊,随即想起王不留行也是个经历过退役的人。

“我记得关于他的一切,但却只是记得而已。没有任何感情。”王不留行自顾自笑了笑。“奇怪吧?明明应该是赋予自己名字赋予自己生命的,无可替代的第一个master。”

“……像我们账号卡,换了master之后,‘对旧主人的感情’这种有可能会在比赛时增添debuff的东西就会被——销毁得渣都不剩。”

“所以,等张佳乐退役了,你迎来下一个master时,就不会感到悲伤了。”
王不留行说得云淡风轻。

“…什…么?”

百花缭乱猛然坐起,手指紧紧扣住地面,全身无法抑制地颤抖。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