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叶笼花生酥

终究我还是离开了

银河铁道之夜

《银河铁道之夜》
——给小伙伴和自己的故事
*没错就是宫泽贤治的童话世界观。
*脑洞有点大私设超级多…。
*意识流,想写童话风然后似乎失败了。
*依旧要说我是个文废[撞墙



我踏上了这条笔直的路。

浓雾温柔地包裹着这条路面漆黑还镶嵌着闪闪发光的钻石的小道,隔绝了两侧的世界。我握紧拳头,眼里只有前进的方向。

路面冰冰凉凉,光滑如大理石琢磨成的宫殿地板,赤脚走上去,凉意能一直沁入灵魂。身侧的雾障上,白茫茫的气流盘曲出奇奇怪怪的诡谲花纹,像躲在幕后向我躬身致谢的布袋木偶,像来回在云端蹦跳着翻筋斗的皮影们,像白天躲在太阳的光芒后嬉戏打闹夜间却不小心在月亮上印下投影的星星。

它们向我挥手致意,向我微笑点头,所有的一切都在对我说——

“向前走。”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要走下去。

然而我抬脚迈向前方,一步一步,背着我的行囊。



不知过了多久,一座泛着水光的建筑一点点挪进视界。

我瞪大眼。温柔的银色光芒水一样流淌,均匀地覆在整个建筑表层,像呼吸一样有节奏地明明灭灭。

浓雾散去。一瞬间大段镶着钻石的墨色绸子向四周舒展开来,弥漫成一片星空。脚下延伸出的是有着大片天之芒草的原野,五颜六色的三角标亮闪闪的,错落有致地布满了整个原野。虽然没有风,但天之芒草们如波浪一般起伏着,蓝色的光芒柔和舞动。

“橙子,橙子。”

一个不甚清晰的声音自背后的方向一路追赶而来。

“谁?”我条件反射开口问,脚步不停。

“哥哥,哥哥。”这次是不同的声音,然而它的消逝与它的到来一样迅疾,我听不出音色,只来得及捕捉到声音的内容。

“你们是……谁?”我想转过头去,可双脚带着我,一直一直向前走。

“回来,回来啊。”“不要走。”那些声音,逐一染上焦急的色彩。

“快回头啊——”最后一道尖利的声音几乎在耳边炸开,震得我耳膜生疼,心脏像被狠狠剜下一块似的,莫名的痛感粗暴地扯着神经。

“为什么要回头呢?”脚步不停。脚步不停。我喃喃开口低语,不知说给谁听。脸上液体掉落的触感牵引我低头,脚下群星闪烁的路面映出一张恸哭的面容。

我为什么要哭?

泪眼迷蒙间一道柔和的声线从头顶落下:“欢迎来到银河铁道,客人。”

惊愕抬头。模糊视线中一只穿着月台小姐制服的白色兔子正用那双红彤彤的眼睛看着我,三瓣的唇组合出一个奇异的笑容。


评论(2)

热度(4)